公司动态

【热点】红酒市场滑铁卢!店铺⅓都关门82年拉菲

  原标题:【热点】红酒市场滑铁卢!店铺⅓都关门,82年拉菲竟也打半折...

  【红酒泡沫终破灭:店铺三分之一都关了 连82年的拉菲也打半折了...】2014年开始,红极一时的葡萄酒市场遭遇滑铁卢,上海红酒一条街关停三分之一,不少高端葡萄酒价格被迫腰斩。法国普瑞斯酒庄庄主江小玲女士称:“一瓶82年的拉菲,在2007年到2010年的市场中可出售接近十万人民币价格,现在只能卖到五到六万。”当前,葡萄酒市场重心正在由高端向中低端转移。红酒去泡沫,一场轰轰烈烈的行业变革拉开大幕。

  下午一点,记者来到了上海浦东新区外高桥保税区自贸区核心地段富特北路,这里曾经被外界称为红酒一条街,几年前,这里经营红酒买卖的门店一家连着一家。当记者再次来到这里时却发现很多店面已经转让,有的干脆空关着。

  上海黛富德酒庄董事长 戴继风:减少大概有三分之一吧,富特北路本来就是最繁华的一条街,红酒一条街,我从2013年来的时候,到处是卖红酒的,我都想这产业太好了。但是逐渐从2014年 2015年到2016年上半年我一看,逐渐逐渐减少。

  戴继风的酒庄就坐落在上海自贸区内富特北路上,2008年国内红酒市场开始升温,到了2012年市场几近疯狂,一直搞煤炭开采的戴继风觉得自己的煤矿虽然效益不错,但毕竟国家在向新能源转型,大煤矿整合,小煤矿关闭是趋势,不如就在这个时候转型到红酒行业,经过深思熟虑以后,2013年戴继风花470多万澳币在澳大利亚买下了酒庄,一开始市场还不错,红酒的利润也很高。

  上海黛富德酒庄董事长 戴继风:像我们这款酒原先是我们酒庄最好的酒,是酒王, 卖的是一万两千八,现在我们卖的是九千八,价格跌到九千八的时候,这个酒还是无人问津。

  法国普瑞斯酒庄庄主 江小玲:比如这样一瓶82年的拉菲,它曾经在2007年到2010年的市场当中,这瓶拉菲在市场的价格,可能接近十万人民币。现在的话,应该也就是在五到六万人民币吧。

  酒邦进口部经理 张连连:我手上的这款酒五年前的价格是三百五的样子,或者三百不到,所以下降的幅度大概在15%的样子。

  国内市场向进口红酒开放之后,很快就进入洗牌期,大量的酒商低价出货去库存,有的电商甚至不计成本地低价抢客户,红酒进口商平均利润率从2012年前的超过60%,甚至100%,降至20%~50%。

  不过和一些直接关门转行的红酒老板不同,戴继风还同时还经营着上海自贸区平行进口车的贸易,在他的酒庄的另一边就是他的进口车的展厅。

  上海黛富德酒庄董事长 戴继风:你买一百万元的酒,我就送你价值一百万元的轿车,车从厂家进来的,红酒是我自己生产的。所以我的成本核算,这样算了以后,我认为还是刺激市场消费。

  曾经卖到十万元的拉菲,现在只要五万元,葡萄酒市场正在经历“去泡沫”的行业调整期。不过事实上,价格出现暴跌的大多是一些前期经过爆炒的名庄酒,原本低价位的红酒的价格,下降的幅度并不大,现在市场重心正在由高端向中低端转移。

  法国普瑞斯酒庄庄主 江小玲:刚开始为了帮助他朋友,我就购进了一个货柜的葡萄酒回到中国,那回到中国之后,接近于一万四千瓶的葡萄酒,我花了三年时间才卖完。

  江小玲说2004年,国内很多人对于红酒的认知大多停留在长城干红、张裕干红这样的阶段,对于进口葡萄酒的认知非常少,而进口葡萄酒价格相对偏高,更是无人问津,江小玲一度想要放弃,后来她给自己定了目标,卖完这批货就开始转行,没想到此后市场却出现大逆转。

  法国普瑞斯酒庄庄主 江小玲:从2007年的时候,我的公司就进入了大踏步往前走的阶段,这么跟你打个比方,差不多在2010年的时候,我们接近20个员工,可以做到一个亿的产值。我们是晚上的时候发货都可以发到十二点,都是一个卡车,一个卡车往外面发。

  当时市场疯狂的程度让江小玲自己都不敢相信,而市场最追捧的红酒是拉菲,在中国的餐桌上似乎只有拉菲才是真正的葡萄酒。

  法国普瑞斯酒庄庄主 江小玲:我经营拉菲,完了就被整个市场上所有的人都追,所有的市场找货都找不到的阶段。我认为当时的中国市场,是一个畸形消费的一种“变态”,我可以用“变态”这个形容词来形容当时。

  红酒爱好者 汪先生:我觉得那个时候可能跟当时的经济环境也相关,他觉得喝一个拉菲,很够面子,金字塔尖上这些人喝拉斐的时候,金字塔底下这帮人就会很膜拜,自然而然,大家觉得红酒就是拉菲,拉菲就就是红酒。

  上海伴我同行无醇起泡酒事业部首席执行官 贺俊贤:那个时候的高端餐饮,除了它食品本身以外,也是靠葡萄酒,一桌下来比如说八大名庄,每一样开一瓶的现象经常会有。一桌的话,最少最少得几万块钱。

  江小玲说2013年前红酒的利润可以说是暴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经营红酒,越来越多的国家的葡萄酒进军到中国,而此后市场开始受到限制公款消费、“双反”调查以及电商的冲击,以往市场充斥的动辄几千、上万元的名庄酒也逐渐被低价位的小众酒取代。

  法国普瑞斯酒庄庄主 江小玲:现在可能一百到两百块钱之间的酒,是被市场认可的。

  黛富德酒庄董事长 戴继风:大的品牌酒,从广告杀出来的,他们要加成本上去。小众酒他不需要广告,我这酒就卖那么多钱,你认为可口,你下次再来购买。目前小众酒占份额是相当大的一部分。最起码是在四分之三。

  酒邦进口部经理 张连连:品牌酒可以说水很深,市场上有很多假的酒,比如国内罐装的这些拉菲会去影响我们,所以我们从来不选择这些名庄酒,可能更多地去选择一些小众酒。

  葡萄酒的暴利时代已经过去,市场正在理性回归,一些仍在从事红酒买卖的酒商不得不思考寻找新的出路,我们再来看看红酒商现在都有哪些调整。

  在上海浦东金桥的一个写字楼里记者见到了贺俊贤,和三年前记者采访他时相比现在的办公环境明显有些小,贺俊贤是2009年进入红酒行业的,一开始主要经营的是拉菲等名庄酒,那个时候生意一天比一天好,他的规模也是越做越大。

  上海伴我同行无醇起泡酒事业部首席执行官 贺俊贤:在2012年的时候,当时我们超过两千五百个平方的体验店餐厅,加上办公室。当时在自贸区来讲,我们有超过30万瓶酒的库存,其中有60%以上,是中高端的产品,按照市值来讲,有超过4000万以上的市值。

  2014年贺俊贤的出货率开始变得缓慢,而自己放在保税仓库的红酒保存成本居高不下,贺俊贤非常焦虑,为了节约成本,2014年底他把所有的会所、展示中心全部关掉。高端酒的份额也从原来的60%下降到20%,2015年贺俊贤选择了一款无醇起泡酒作为公司转型的突破口。

  为了能够拿下年轻人的市场,贺俊贤还花了几百万元去日本买断了哆啦A梦在无醇葡萄起泡果汁领域的授权形象,为他的无醇起泡酒做代言。为了应对国内低迷的市场,去海外直接购买酒庄的酒商也在增多,江小玲今年年初花了六千多万元人民币买下了法国波尔多的一处酒庄,而江小玲买下酒庄的目的并不是单纯卖酒,她把酒庄分成若干份,卖给国内的客户。

  上海黛富德酒庄董事长 戴继风:买酒庄,看着目前要看这个国家经济走向怎么样,如果经济繁华了,也可以把酒庄改为开发区,开发商可以造房子也可以卖掉,你可以作为畜牧业,什么都可以的。

  目前国内葡萄酒行业共有6家上市公司,包括银广夏、张裕A、中葡股份、通葡股份、莫高股份、威龙股份,那么作为红酒的上市公司,它们的业绩又如何呢?

  酒仙网董事长 郝洪峰:进口红酒对中国国产红酒的冲击还是非常大,大概进口红酒占了我们销售比例在80%左右,国内红酒占到我们的比例只有20%,以张裕和长城为代表的国内红酒在互联网上非常受欢迎。

  据央视财经记者了解,进口葡萄酒的快速增长对国内葡萄酒企业冲击很大。今年5月16日上市的威龙股份,是国内第6家红酒上市公司。上市仅1个月,就突然宣布鉴于募集资金净额低于此前投资预计,以及葡萄酒市场2011年后发生了较大变化,对部分募投项目的投资优先顺序进行调整,1.93亿元融资将优先用于偿还银行贷款,而此前招股书中确定对营销网络建设项目、4万吨有机葡萄酒生产项目的投入资金来源,则改为自筹。

  国泰君安首席市场分析师 林隆鹏:受整个证监会监管的控制之后,它发现募集的资金远远低于它原来预计的募集资金,所以说它原来做的一些募投项目,它最后没有办法满足的,所以只好更改相应的一些募投资金的投向,进口葡萄酒价格出现了快速的跳水,相应的对募投项目也会有比较大的影响。

  在六家红酒上市公司中,市值最大的为张裕A,其近一年净利润比其他5家上市公司近一年净利润之和还要多。记者了解到,实际上国内红酒上市公司在经历3年调整后,恢复性增长的拐点开始显现。张裕在2012年到2014年的收入利润均为负增长,而2015年净利润实现了5%的增长。转型中的葡萄酒市场也吸引了不少白酒企业。茅台、泸州老窖、洋河等白酒生产商已经率先对宣布进入葡萄酒领域。随后,四川丰谷酒业、河南张弓酒业等二线白酒品牌也开始相继进入葡萄酒行业。

  国泰君安首席市场分析师 林隆鹏:最近这几年整个葡萄酒行业上市公司的业绩,增长的幅度明显是不如白酒行业的增长幅度。葡萄酒它的进口替代还是比较严重的,可能需要有一段时间的相关的上市公司的产品结构调整之后,才会能够对它的业绩出现比较大的扭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