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动态

希望在保持酒庄的“专一”形象的同时也不给副

  副牌酒又叫二军酒,指的是一个酒庄使用品质达不到正牌酒要求的葡萄所酿制的“副产品”。在1890年,2级酒庄碧尚女爵堡将其1874年份的副牌酒“女爵珍藏”送至莫斯科参展万国博览会,开副牌酒先河。随后,雄狮酒庄也于1904年推出“侯爵园”。玛歌在1908年推出副牌酒玛歌红亭,在1920年又推出了玛歌白亭。波尔多“怪咖”一级庄拉图有副牌拉图堡垒和三牌拉图波亚克。其中拉图堡垒有着自己的葡萄园,其出品的酒款品质是5个一级庄副牌中最优异的。

  木桐酒庄的副牌则是经历曲折。菲利普男爵先是将品质差劲的1927年份正牌酒命名为“木桐珍宝,随后在1930年正式推出副牌木桐嘉棣,后又在1993年改叫小木桐并延续至今。年产在7-10万瓶的小木桐是过去3年中最保值的副牌酒。

  而被菲利普男爵遗弃的“珍宝”之名却被拉菲捡了去,并培养成了史上最成功的副牌酒:拉菲珍宝。拉菲珍宝更多的被称作小拉菲,它称得上三大不可思议:一是小拉菲在2009-2012年间从900元一路高涨至7000元,随后又在2012年初的短短3个月里跌去50%。第二个不可思议的事是中国“非小拉菲不饮”的强大需求一度推高其年产量至20多万瓶,逼近大拉菲的产量。第三个不可思议是小拉菲的价格“远走高飞”到消费者连副牌也买不起了,于是便将目光扫向其他一级酒庄的副牌酒,让前些年的中国葡萄酒市场进入了一个“天下为副”的怪圈。

  那么副牌酒就真的能喝出正牌酒的味道吗?支持者认为酿造副牌酒的葡萄来自于同一个葡萄园,由同一个栽培团队照料亦由同一个酿酒师根据相近的调配比例酿制而成,与正牌相比就算没有7分也有5分相似。反对者则认为酿造副牌酒的葡萄一般都是年轻的葡萄树所产,往往葡萄园的土壤成分和位置也不够理想,加上熟成过程中使用的新橡木桶比例和时间也不一样,和正牌比起来几乎就是完全两款酒。

  酒庄对待副牌酒也有不同的态度。有的酒庄几乎不愿提及自己的副牌酒,希望在保持酒庄的“专一”形象的同时也不给副牌酒“喧宾夺主”的机会。还有一些酒庄则将副牌酒定位成为独立酒款,例如雄狮酒庄就称“侯爵园”是有着独自我性格的葡萄酒。更有一些酒庄产出了三牌甚至四牌。宝嘉龙酒庄就有副牌宝嘉龙十字、三牌拉朗宝怡以及四牌小嘉龙。

  葡萄酒小皮:处女座,O型血。活跃社交分子(新浪微博@葡萄酒小皮)。葡萄酒专栏作家。身兼多国葡萄酒官方讲师头衔(WSET讲师,勃艮第葡萄酒学校讲师,波尔多葡萄酒学校讲师,A+澳大利亚葡萄酒讲师,新西兰葡萄酒讲师)。与葡萄酒誓爱到底。